3分11选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3分11选五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4-09 05:37:4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谭德塞表示,这五个支柱将继续成为世卫组织工作的基础。未来几天,世卫组织将修订“战略准备和应对方案”,估算响应下一阶段的财务需求。在过去的100天里,世卫组织根据公平、客观、中立原则为所有人提供服务。未来,这将继续是世卫组织的唯一重点。“我们沉痛地失去了很多生命,但是从一开始我们就日夜奋战,拯救生命,今后我们还将继续这么做,而不是浪费时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报道,越南目前确诊新冠肺炎病例251例,尚无死亡病例。美国累计确诊424945例,死亡病例14529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月11日,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肺炎疫情为全球大流行。据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疫情统计,截至北京时间4月9日上午9时,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过150万例,死亡病例已达8.8万例。据台湾“中时电子报”8日报道,台湾地区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今天(8日)称,台湾新增3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,其中2例为境外输入,1例为本地病例。截止目前,台湾确诊病例累计379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谭德塞指出,如果没有团结,再好的卫生系统也会陷入麻烦和危机。不要利用疫情获得政治好处,政治家有很多方式证明自己,疫情不是政治博弈的工具,将疫情政治化无异于火中取栗。面对疫情、保护民众,国家团结更加重要。如果关注民众福祉,就应该跨越党派、意识形态、不同观点,共同打败病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报道,台湾地区流行疫情指挥中心称,岛内新增本地病例为一名30多岁女性(第379例病例),近期无出境史,平时活动地以住家及周边地区为主。患者于4月4日出现发烧、流鼻水症状就医,由医院采检通报,于今日确诊。台卫生单位已初步掌握接触者共21人,包括患者同住家人及就医接触者等,将持续调查患者是否有其他高风险暴露史,以厘清感染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谭德塞说:“其次是国际团结。当各个国家团结时,国际合作就更容易促成。在上世纪,前苏联和美国并肩战斗,一起为消除天花而努力。即便是冷战期间,世界也不能容忍天花这种灾难,美苏合作,全球参与,历经10年时间消除了天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要隔离“政治化疫情”的行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谭德塞说:“我要向世界提出两点建议。第一,在国家层面,应该跨越党派、意识形态、宗教等的分歧,团结合作。否则,病毒可能给我们造成严重打击,甚至击败我们”“归根结底,民众是属于所有党派的,所有政党都应该拯救他们的民众。不要将病毒政治化,如果你愿意看到更多生命逝去,就选择这样做;如果你不想看到这个场景,就应该保持克制。我的信息是,应该要隔离‘政治化疫情’的行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谭德塞说,1月1日,世卫组织首次获悉“不明原因肺炎”出现,立即成立疫情管理和支持小组,协调疫情防控。此后,又在官网刊发消息,发布综合指南,就如何发现、测试、管理潜在病例,保护医护工作者提供指导,并不分昼夜回应媒体提问。1月底,世卫组织宣布新冠肺炎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,这是世卫组织最高等级的警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谭德塞以任命来自库克群岛的伊丽莎白·伊露(Elizabeth Iro)担任世卫组织首席护士为例,他说,这一决定遭到很多人批评,有些人是无知,有一些人是傲慢,不愿看到她任职。“库克群岛只有1万多人,我因此受批评,难道是因为库克群岛影响了我的决定?从何说起?中国影响世卫组织,又从何说起?”